您好,欢迎来到中国言实出版社!
首页 >  > 文学 > 散文 > 空碗朝天
空碗朝天

空碗朝天

  • 价格:¥32.00
  • 作者:张金凤
  • 出版社:中国言实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7-04-10
  • 关注度:539
  • ISBN:978-7-5171-2246-3
  • 所属分类: > 文学 > 散文
  • 购买数量:
  • 加入购物车 立即购买

商品详情

编者推荐:

      一幅农耕文明的风物画,一首乡村岁月的游吟诗,一曲缠绵乡愁的咏叹调,一串生活智慧的琥珀链。一本汇集了孙犁散文奖、林非散文奖、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的散文精品。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有关农村慢生活的哲理性散文集,从乡村的农作物、禽畜、风俗等多层面多角度展现了乡村特有的无法复制的生活场景。作者不仅勾勒了岁月,铭刻了宏大的人生感悟,还倾诉了浓浓的乡愁。


作者简介:

张金凤,青岛胶州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青岛市文联签约作家。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山东文学》《散文百家》《诗刊》《滇池》《青海湖》《四川文学》《青岛文学》《杂文月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数十家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百余万字。散文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多次入选《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散文曾获孙犁散文奖、林非散文奖、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纪念汤显祖散文奖等全国大赛奖项二十多次。


目录:

第一章 屋檐下,炕头吟,烟火成诗  ... 1

锅灶  ... 3

瓢里春秋  ... 10

家门  ... 17

空碗朝天  ... 27

老炕  ... 35

瓦罐  ... 44

深夜一盏灯  ... 50

火盆  ... 56

壶中日月  ... 64

风箱轻语  ... 73

窗上流年  ... 79

第二章 农具歌,慢生活,乡俗生暖  ... 87

墙上的镰刀  ... 89

簸箕  ... 94

乡间一片瓦  ... 102

福棚罩福  ... 107

犁尖开花  ... 112

十字大街  ... 118

烟袋风流  ... 127

地头饭  ... 132

屋檐下  ... 140

麦场上的战斗  ... 145

盖垫  ... 152

第三章 草木歌,精灵舞,大地生香  ... 157

胡麻的天空  ... 159

风吹青纱帐  ... 167

端坐如佛  ... 172

墙上花开  ... 189

村庄里的树  ... 199

天下太平  ... 207

花草相依  ... 217

鼠辈的江湖  ... 227

平原狼踪  ... 246

黄精灵  ... 255

猫千岁  ... 262

斗虱记  ... 268

出家的猪  ... 275


精彩章节阅读:

     锅在民间是生存的象征。

     锅,一口圆圆的黑铁,镶嵌在农家的灶上,一日三时燃起柴草,释放出袅娜的炊烟,这家农户就充满安详,这样的村庄就静谧和谐。相验一口生铁锅是不是好锅,要用石块敲一敲它的边沿和底部,听听它发出的声响是清脆还是浑浊,是均匀流畅的和声还是生涩拥堵的断流。一口锅是一家人长久的日子,需要对上眼光:听起来顺耳,摸起来亲切。买上一口顺眼顺心的锅,日子无论贫富都从容舒心。锅被庄严地买回来,端坐在虚位以待的灶口,主人用细泥均匀涂抹镶嵌,就开始了细密悠长的日子。新锅是生涩的,需要养,要用一块新鲜猪皮反复擦抹。这擦抹似乎是一个隆重的仪式,又仿佛是神秘的开光。油腥赋予它灵魂,唤醒了它的使命,它由一块冷冰的铁,变成了这户人家荣辱与共的伙计,开始了贫贱相依的日子。黄刺刺的铁锈变成养眼的纯铁,泛着黑亮,透着昂扬,养育着一家的嘴巴、个头和精气神。

     锅,承载着丰年的满足,也忍耐着荒年的饥馑。无论清汤薄水、粗米野菜,还是白膜猪肉,顿顿油锅吱吱啦啦地响,一口锅,只要一日三餐地蒸煮,就有生机。锅铲一次次铲掉水锈、锅巴,炊帚一圈圈抹去积渍、浮尘,这口锅就可以尊严地伴随生生不息的日子。锅最怕闲下来,几日不用,锅底就泛上铁锈,生涩的生活滋味欲说还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谁家的铁锅没有一波三折的故事呢?那一年,锅被揭走了,灶那黑乎乎的大口惊恐地张着,是乡下人的巨大伤疤,一直没有结痂,就那样在心头疼着,问着。没有锅的日子,家家对未来没了底,人人对生活目瞪口呆。

     锅里是寻常饭菜,锅下是安详的灶火,氤氲着柴草的气息。煮地瓜,贴饼子,一个时代永不变样的饭食。一个黑陶土烧制的汤罐稳稳地镇守在锅底中央,洗一圈地瓜,切一盆白菜炖上。锅底火起,毕毕剥剥,火苗飘闪,锅底就开始飘出歌声:咕嘟,咕嘟,那是烧锅水的激情被点燃,在吟唱餐食的进程。锅沿处从锅盖缝隙里透出丝丝缕缕的热气,锅热了,是贴饼子的时候,乡下人自创的歇后语说:热锅贴饼子——好。锅冷,生面饼子是贴不住的,会滑到锅底,跟地瓜依偎在一起,化成奇形怪状的饼子。只有锅热了,软乎乎的饼子才会牢牢地抓住硬的锅铁,贴在哪里就在哪里扎根,中规中矩,绝不走形变节。

     锅口的裙裾是锅台,即锅沿外四四方方的土台子。方中镶圆,做人堂堂正正,做事圆圆满满,古朴的乡村生活,举手投足间都是朴素的生活哲理。锅台的一角是放置汤罐的,一顿饭炖一罐开水,清锅后,汤罐就镇守在锅台一角,方便人取水饮用。汤罐里有汤勺,一般是铝铁小勺,汤罐顶上盖着水瓢,因为这湿漉漉的家什放在别处不妥帖,汤罐更需要一个盖子,以免屋顶落灰或者失足的促织、蜘蛛掉进水里。靠锅门脸的锅台两个角通常空着,只有在开锅端饭的时候,用来放盛饭的盘和盆子。一盆炖热菜从锅底起出来,也需要在锅台上短暂停留,散散热,包层手巾防烫手,再小心地端到餐桌上。

     锅台下就是黑洞洞的灶口。锅的责任,煎炒烹炸,蒸饭煮汤;灶的使命就是烟熏火燎,在最体面的锅底下做着最脏最累的琐碎活计。锅与灶唇齿相依,灶总是黑头黑脸地为锅里的三餐吞吐着碎草柴火,干索的草它痛痛快快地吞咽,雨季的湿草它也得如鲠在喉地艰难咀嚼。天朗气清的时候,一根烟囱柱子直指苍穹,灶底火燃得呼呼有声。阴霾湿重的天气,满灶屋返烟,人们就骂着,这个锅头不好烧!灶听了,憋不住,一滴委屈的泪滑下来,呛得站着贴饼子的女人咳尿了裤子。

    鸡鸣里,女人打开柴门,第一件事就是挎进筐子掏锅底灰,掏出昨天一天的柴草烧下的余烬,将灶腾空。一阵轻烟升腾,灶口火着了,火舌贴着锅的大肚子,慢慢把它煨热,烧沸,直到锅底咕嘟嘟地沸腾起一曲交响乐,锅盖处突突突地冒出洁白的蒸气。锅底是个大肚子将军,黑洞洞的,年久积灰,摸一把锅底灰,可以疗治小小的皮疮和疖子,兵荒马乱的年代里,锅底灰更是最好的掩护,多少女人仰仗几把锅底灰逃脱恶狼的眼睛。

    灶火是直通炕的。炕洞里虽有山路十八弯似的机关,烟却如淙淙溪流,总能绕过盘曲的石缝一路流转,抵达烟囱,放逐天际。灶洞俗称锅头,是锅的首脑还是炊烟的源头?

    锅头驻扎着一方神灵。锅头的外脸,火苗蹿出来的地方叫锅眉爷爷,就是灶王爷的所在。乡下人对灶王爷非常敬畏,平日教导小孩子不要去动锅门脸,烧火的时候不能用烧火棍戳锅门脸,小孩子通常是忍不住烧火的寂寞,容易拿火棍到处乱戳的。母亲会教导说,那是灶王爷的额头,戳了就是对神灵的大不敬。敬畏神灵,是乡下文化里多么厚重的一笔啊。家里倘若讨来只狗仔猫仔,也要拜灶王爷。女人提着狗仔的前肢腾空拎起,对准灶门有节奏地悠荡着,一边还要念叨拜灶王的拜辞:拜灶王,拜灶王,拉屎尿尿靠南墙。据说举行了这一仪式后,那猫儿狗儿就得了灶王的神示,懂得大小便找旮旯,不会弄得院子里到处粪便。

    灶王爷是上天派下来的监督员呢。一年忙下来,小年到了,腊月廿三辞灶,要给灶王爷备上骏马,以清水饮之,黄豆喂饱。还要请求灶王在天上美言一家的事务,并带回一家平安的来年运势和五谷丰登的丰收图景。拜辞曰:灶王爷爷上天堂,少带(回)是非,多带(回)五谷杂粮。而且还要给灶王爷吃糖瓜,企图贿赂灶王,或者不叫他多说话,用黏糊糊的糖瓜粘住他的嘴。




相关图书

触摸青铜
触摸青铜
价格:¥68.00
戏台春秋
戏台春秋
价格:¥68.00
草木童心
草木童心
价格:¥68.00
冰雪之旅:大兴安岭纪行
冰雪之旅:大兴安岭纪行…
价格:¥38.00
蒿香集——郑殿兴民生散文选
蒿香集——郑殿兴民生散…
价格:¥68.00
每张面孔都是一部经书
每张面孔都是一部经书
价格:¥59.00